做夢是晚上的事
白天該做的是築夢
用最醜的姿勢摔倒又怎麼樣呢
只要用最耀眼的姿勢站起來就好了

想衝的就去衝吧 一定會有一個人支持的
這樣想的話 就什麼也不怕了


*

戀愛 不能以常理判斷
會擔心 會害怕 會寂寞 會難受
想要一直隨侍在旁 想要幫忙 卻總是幫倒忙
因為喜歡嘛
*

常常忘了 標籤並不能代替一個人的一生
曾經如何又如何
所謂的活著 不是未來的夢想也不是過去的曾經
而是這秒鐘還在呼吸
請記得將傷口包紮好微笑面對每一秒

*

所以 就讓我繼續喜歡就好了
如果可以選擇 
我想站在隨時可以伸出手幫忙卻不干擾的位置
因為 我不是最優先選項 不論什麼方面
只要這樣想 笑容就會變得溫和卻堅定
讓我守護不可能實現的愛情


*

某天某日 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
那些喜歡那些愛戀都雲煙般散去
錯過的心意 錯過的時間
也許有一天 彼此的身邊都不再屬於彼此
點頭示意的瞬間 就像對過去的自己妥協
就像過去無數次一樣 只是這次是對自己的真心
最喜歡的那人 反而最不敢走近
隱藏自己的心跳 小心翼翼的談笑
這樣就好 
真的、這樣就好

*

寂寞不能成為戀愛的理由 
孤獨不能成為群聚的理由
寂寥不能成為屈服的理由
這都不是理由 都不是我們被拘束的理由
毫無理由的 生活就是生活

渴望死亡是種生活態度 而非生活方式

*

讓自己快樂一些 這是妳告訴我的
所以 我微笑
只要是關於妳 就很美好
只要望著背影 就滿足到足以微笑
喜歡 就只是這樣而已
琉璃珠般的喜歡

*

夢到累了 或許這就是走到盡頭唯一的感受
已經 什麼也無所謂了吧
眼中看出的風景 太過遙遠、遙不可及
但 就或許正是夢 正是現實
才會又不敢邁進又不敢退縮
戰戰兢兢又小心翼翼
只是 我還沒走到湖中 還沒等到極光乍現
就是捨不得這麼掉下去

*

一天會特別是因為一年只會有這麼一天
但是每一天一年中都只有一天
所以每一天都十分特別
每一天都很特別 所以每一天都不特別
每天都在改變 所以每天都不變
所以特別不是特別 平凡才是特別......

*

如果這就是世界要告訴我的
那麼我 展開雙臂歡迎
只是那些 都不是那麼的 足以讓我悲傷
沒什麼的孤單 剛剛好的寂寞 
嚐來有些 令人愉悅的苦澀
不是逞強 也非無感
只是當所有事物都雲淡風輕 淚就不常肆虐
笑也遠的失真


*

不適合不是誰的錯 只是正巧錯過
彼此都沒有錯
但是又雙方都有錯
很多時候不是一句對不對好不好就能帶過
沒有誰非得改變 也沒有誰必須容忍

也許我們都在找 與我們最合 又正巧遇見的那個人
也許會一起走過紅毯 也或許只是親密死黨
有時也不是那人不對 只是時機不對
而面對命運 也只能靜靜等待


*

我知道啊 我知道相同的正方形疊起來會比較容易
但是有的時候 就像七巧板一樣
不能因為要讓圖形相互咬合麻煩就直接將那些稜角去掉
就是哪裡有些不對勁 那些規範呀條例的
當忽視了個體差異 只用相同標準的話
會讓有選擇的人 去讓其他人沒有選擇
有些人適合天堂 有種人接近地獄
但是至少 要給人最基本的選擇權
如果沒有 那跟死亡有何異


*

傷口漸漸碎成泡沫 緻密而執著的附著於過往
沉默梗著喉嚨凝成了最後的結局
當初是什麼最後是什麼似乎都不再重要了
也許所謂的現實就是這麼的令人無奈又不得不選擇
不去正視傷口沒有錯
去積極治療也沒有錯
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錯
只是走到最後 卻越來越看不清路
也許有時走岔了路 不是最差的選擇

*

並不是不脆弱 只是不軟弱
這樣有任何問題嗎
沒有人寵沒有人靠沒有人可以依賴
所以這樣又有什麼問題嗎
不好意思呢 我不懂一個人的寂寞
因為妳不懂 必須撐起來的痛

*

彷彿夏天一般 泡沫似的戀愛
沙灘上的記憶 隨海螺化作浪聲
我喜歡 那是我家的事
你不喜歡 那是你的決定
我的心意跟你的選擇無關
所以 別在意
沒被抓著就會流逝的像水花一樣的
錯過後就不會再留念
現在 讓我好好喜歡一次
然後 我會再去喜歡下一個
直到 讓我停止逗留的理由出現為止

*

並不是真正無所謂
那麼該怎麼辦呢
要怎樣才能逃走 從一如往常之中
那樣的束縛 如果習慣了下來
會不會從此被扼殺呢
Release Time 訂房有效期限...
那麼我們的有效期限在哪裡

*

雖然明白還是不會有太多人去在意
但我明白時限所給予的意義
很多時候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
再想補救 也挽回不了對方所失去的
如果生活分為現實與情感
那麼我的體貼也許不是陪一個人看太陽
而是將現實安排好 把一切銜接的看似完美
我也 只有這點能耐

每個人每句話我都想百分之百相信
我想當真 不論那是不是誰的真心
要是每一秒都得猜疑 那我寧可被呼弄到底
「不會有人騙我」我只這麼相信
*
因為性別不在討論範圍之內
我不強求把我當成女孩珍惜
還不到一封信一朵花就動搖的程度
我沒那麼遲鈍跟好拐
也沒那麼渴望

現在我習慣 總是看看
將自己擺在喜歡與愛戀的交叉口
我不想再擁有什麼 如果沒人親近我
我寧可 保持現狀


*

孤獨的悲傷 是啊
在追求之前是這樣沒錯
但追求之後呢
駐足不前的心情 是那麼的難受又難以形容
但同樣的 患得患失也沒有比較好

月が绮丽ですね
想在月光下對著誰這麼說
但是あなたのためなら死んでもいいわ又太過沈重了
究竟愛是怎麼樣的一個形式呢
一萬個人 一萬種解法
是像數學一樣重點是解題方式
又或者跟成績單一樣 只在意結果呢


*

每個人都需要三個情人
一個知心懂你
一個操持家務
一個浪漫多情
所以要嘛我們都當三合一咖啡
要嘛習慣去品嚐黑咖啡的滋味
*

當一個人很努力想進入你的世界時 可能就這麼一次
請認真傾聽並且回覆
不然受傷的不只是你
要拒絕請果絕及斷然 別留尷尬的餘路


*

我也有個王子 只是他在我的生命中而不在生活中
我可以自己從高塔降下 自己打怪 自己甦醒
我 就是自己的王子
因為有的時候我明白
其他人可以等待 但自己連追尋的資格都沒有
「因為她是他的女主角」
那怕今天他被後旋踢下樓梯 他仍會認為她可愛
就只是這樣而已

這沒有什麼不好 某個公主在受難時
我或許可以孑然一身的去看海撿貝殼
浪花聲不絕於耳 像是碎裂的珍珠一般


*

妳擁有全世界的星星 但如果妳希望
我可以輕輕為妳拉上簾幕
笑容 因為妳而變得十分輕易
敬妳、我 及我們身體裡的小王子

*

為什麼不去相信不可思議的事情
連童話 也是成人一針一線用夢想勾勒成的
樹梢的光點 翅翼的光輝
要說這一切現實的令人悲傷 我可不允許
不能證明存在的 亦無法證明其不存在

因為我們曾是孩子 而現在也是
就像每個後母都曾是公主 而現在也是

*

對於他人的悲傷無能為力時
空口無憑的激勵就不過是虛偽的自我滿足
沒有親自處於同一個絕境 沒有搖搖欲墜
那些沒參與的過去 那些不可預測的未來
誰有資格評論
而他們 甚至連猶豫的後路都無權擁有
我只是單純認為 即使悲傷 也不能轉嫁到他人身上
你有權決定的只有自己的死亡 而不是他人的痛苦


*

回到現實的感覺令人悶的不舒暢
想起那時光 眼角是酸澀 但心頭卻是甜的

*
笑著笑著 於是我們都落淚了
漸漸地失去了原該有的感動及單純
善良被磨損成了疲憊
虛偽堆成了美好的面具
只有光陰 無動於衷的看著人類步向腐敗


*

所以如果可以 我希望這輩子都不要再喜歡上什麼人了
這麼無規則又無理的情感 是最純粹的剋星
而我不想 再為了誰而無助奔走了
尤其是在 懸崖邊無人搭救時 讓人更加悲傷
但是只要求他人付出又過於自私了 那是愛
可那是你愛自己而不是他人
被愛或許是享有 但愛是一種無求的盲目付出
愛或不愛 都是一種變相的不幸
伸手的人 直到灼傷都不會收手

*

而那些最厲害的 正是能從相似的事物中獨立出特色的人
如果無法獨一無二 至少也得學會與眾不同
有天有位伯樂 會看見你的特色

*

慢慢的比起釋然 更近似於漠然的看待這一切
這一切 是令人心灰到倦於反駁
那種天生的魅力 真好啊
連希冀欣羨的資格都沒有 
逼緊自己 以一人之姿登上雙人頂峰
然後 將寂寞置於寒風之中
就算如此 我還是我 我還有我


*

走一條路走到極致 過程中一定會付出努力
而努力是不能拿來比較的 那不是多寡的問題 而是方向不同
只是太多人 別人的努力不是努力 而自己的努力就很了不起
太多時候 成功不代表高高在上 那之中帶有太多運氣

我瞧不起「不去做」而非「做不到」的人
因為成功與努力相關 卻不是相伴

*

最深的愛上最輕巧的喜歡 連浪費也稱不上
戀愛中的暴君並非無心只是無情
一人一顆心相呼應心跳 找不著相同脈動別遷就委屈
輕靠著手腕哼著拍繼續前行 所謂幸福沒有定論也沒有唯一
先自我擁抱 才有餘力愛他人如自己

*

這才是浪漫
即便世界與你做對 有人陪著你走完永遠

*

曾經 只是曾經
越來越多的過往被碎灑在前來的路上
嘿 我常想 就算記得又如何
改變了的那些啊 緻密的覆在心上
雙眼就像始終閉上一般 不言不語

只有我一人毫無進步 在原地躊躇
努力 感覺好像毫無意義


*

誰都不是自己對的人 自己也不會是誰的對的人
尾隨在金箭後的是那愛捉弄人的鉛箭
於是美麗的桂冠折射陽光時會透出悲傷
在愛情裡 誰都不會是勝利者


*

我甚至無法百分之百的說出究竟誰對誰錯 之中的細節太過複雜
只知道 國家是由人組成的
而人 本來就有很多很多種 纖滅了少數會讓路越走越順 也會越走越窄
科技能讓我們更加便利及舒適 但是農業是我們的根及血液
一定有一個 就算勉強 但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平衡點
就算虛幻 我也是真的想看見
如果當權者真的要自私 就應該自私的夠厲害
你要讓人民都富有 他們給錢就不會拮据為難
你要讓人民都安心 他們就不會被逼到選擇你死我活
不要再戰爭了 不要再繼續創造一個需要武器的世界了

*

我就是無法停止 我就是無法當個循規蹈矩的好學生
要嘛剁了我的手讓我停止吧
要嘛殺了我的心讓我絕望吧
要是不折了翅 鳥兒是無法停止渴望的 渴望藍天

*

路邊的流浪動物一樣 石間掙扎向上的幼苗也一樣
溺死於極地的北極熊也一樣 我們都是一盞生命
生命是公平的 陽光也一樣 一樣平等的無視於脆弱的一群
否則陰影與悲傷不會蔓生我們傷痕累累的心
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但前提是 要有路可循
每當我們多放棄看見一點希望 眼中就會少一點光芒
雖然無法用金錢去衡量祝福的力量
但是
想看見怎麼樣的世界是由自己的心決定的
美好或悲傷 則是自己創造的


*

戀愛不會使人成長 失戀才會
而我的愛情從發生的那一秒鐘開始倒數 倒數失戀
卻從未在心坎上留下任何傷痕
我想我 從未戀愛過吧

*

我們都失去的太多甚至連祈求都膽怯了
孤獨蔓生遍野 而我們習以為常的接受 
生活的越緊密卻越退卻
於是眼中的疏離及淡然 還有難以言喻的距離感 像烙印一樣
誰都逃離不了


*
無數次的受到傷害仍舊不願放手
只因我的心隨著伊人的目光 遺落在遙遠的彼方
戀愛 觸目可及卻遙遠的令人絕望
距離心口最近的無名指 繫緊檸黃色的絲帶
與自己並著肩走向未來的 並不只是戀人而已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_T 的頭像
G_T

殘翅之蝶

G_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