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到多了解 才算是真相呢
事實上 越了解 越深入
才越無法輕率定論
所有的事 都並非那麼一面倒的啊
就像所有的問題 並不一定有答案
所以 不要太過於苛求了 對所有的一切

*

有時候我總是想 即使動物的低吼聽來像是呼救
我們仍不會停止以不友善的理由獵殺
至少 在我的眼中 
沒有什麼生物會比人科人屬人種的Human
更加的理智卻不講理 善良但卻殘酷
不只為了生存 也並非為了生活
甚至連娛樂也稱不上
只是想標記 想證明

如果擁有了全世界
才會失去全世界
不要總想著所有
那樣才會失去


*

層層疊疊蓊鬱的山林 在晨曦的照射下漸漸的霧散甦醒
溪澗湍急的水花夾雜著鳥兒的鳴叫
不論數千次數萬次 都會讓我深信不疑精靈的存在
湍急的水流衝擊肌膚時 那種隱隱透入骨的寒
按著碎石時彷彿要刺破皮膚的痛 摔在大石上火辣辣的疼 
就這樣靜靜望著 整片未經修飾的山谷
與泳池不同的氣息 截然不同的風景
那帶著桂花香自山谷飄落的櫻花瓣
毫無負擔的清澈空氣 即使踏空便會摔落
走在這崎嶇不平的一隅 才會真正的讓人感受到
人類 是多麼的 多麼的渺小
如同滄海一粟一般
而自在唱著歌謠的原住民 
就如同大地孕育出 完全屬於大地
吐息著靈氣的 如同精靈一般的存在


*

只是我們都太過於拘泥過去 執著到偏差了
想要記取教訓卻被過往束縛的緊 連逃走都沒有力氣
一項罪 傷的是兩家人而非兩個人
即便如此 我們依舊做著同情弱者等等 自我安慰的舉動
並不能改變什麼 這種行動的話

*

似乎走了很久 也像從未移動
只是看著花開花落 看著 然後漸漸失去自我
甚至不清楚有沒有活過 燃燒過 
因為這無可救藥的被動 反射般的退縮
蟄伏著又蠢蠢欲動 卻又頹喪的止步不前

*

或許是因為我們都站的太遠了
像是隔著紗窗卻自以為清晰似的不停地碎嘴
僅僅依著碎屑便認定拼湊出來龍去脈
於是漸漸的 正義與真相開始相悖而馳


*

我們用青澀去換了成熟 讓歲月漸漸的抹消了稜角
一步步的踏向未來 用過去
知道嗎 《証》也好 《証明》也好
不論是「日本語版の方が好き」還是「比較喜歡中文版」
每個音符總是伴隨文字 深深的撼動我的心防
只要我們都能燦爛笑著 唱出自己的OAOA 那我一點也不在乎界線


*

也許正因為我們都不一樣 不論多麼的相像
所以才需要去猜想、揣摩、思考及試著接近
正是這樣 也就是這樣
戀愛才會那麼浪漫吧

*

每個深藏心中的秘密 每個他人無法觸及的封印
每個人 都有那麼一滴誰也拭不去的淚
而每一份錯誤 每一份過往
都細細密密的纏繞著靈魂
沒脫口而出的悲歎也好 散落的寂寞也好
自責也罷 後悔也罷
即便再深再苦
總會隨著時間 一層層一層層的被刨去
總會成為一道艷麗無比的傷疤


*

妳分給我一滴星星的淚珠 
我願意為妳獻上所有的寶藏

你總是出乎我意料不按牌理出牌
至少我知道你雖然整我但不會騙我

雖然總是默默 但是不吝伸出援手幫助我
總是有求必應 比神仙還靈的你

世上沒有多少摯友 但我還有損友幫們
那麼多妳跟你 都在我的心底
因為如此 我才在這裡
你們的優先 超乎我自己 真的

*

問問自己把玻璃罐藏去哪了 
我把它細細的過濾、篩選
就灑在我的靈魂旁 那池天真上
即使悲傷降臨 它仍能帶我回到最初的地方
不要懼於迷途 心會為你找回歸路


*

風的歌聲啞了 
山林悲鳴
海低吼
我們 不去傾聽
傾聽 卻不感受
感受 卻不認知
認知 卻不喜愛
怎麼能不去喜愛 怎麼能去放肆
這種珍寶似的存在是故事
是傳說 是神話
是跟著我們呼吸 跟著我們脈動
是我們的生命


*

我很幸運 正因為我很幸運
我能 卻沒有 只能永遠當個最稱職的配角
不過 我很快樂
我能用我的眼去記得 那麼多的故事
不記得 就跟沒活過一樣
而我最深深學會的兩件事只有
即便你對別人毫不設限 也不會丟失自己
而越是清楚的在彼此間畫界 只是越發的在心上上鎖
這是誰 這是哪 這是與誰相關
也就是一段段的過往過去
可以流淚 但別讓悲傷蒙上眼

誰都值得快樂


*

於是回憶漸漸地使人喘不過氣
細密的刺痛著 想念
於是未來漸漸地讓人看不清楚
緻密的籠罩著 茫然
於是自己的想法 被自己的心意攪動的越發混濁
「我們的心與唇,正說著不同的話,所以才痛」
我看著 卻只是淡淡地 淡淡地笑了
相不相同 我已經搞不清楚了
也許正是經過了打磨拋光 才能倍加耀眼

即便最後再也沒人記得清 最初的模樣


*

道歉不只是在請求他人原諒 就彷彿贖罪一般
某種程度上的懇求自己 釋放自己
有些人抿著唇咬著牙關也不道歉的模樣
就像是比起原諒 更不希望被原諒一樣
或許是錯覺 但總能看到比什麼都真切的悔意
去做吧 去跌撞吧
用行動而非言語去證明 不論是正確 或錯誤


*

總覺得世界真的一點一滴的改變了
也許吧 現在看回去 那段時間就像迷路一樣

不論是好的壞的 就讓它過去了
雖然在掉淚之前 還想拚命一次
不過強求不來的 我不想去追
而這就是我 
17歲 正如妳所言 別讓情愛狹隘了自我
而我 現在注視著的 不再是那朵摘不到的虛妄之花
而是一片陽光


*

這裡也沒有我要的永遠
而永遠只存在片刻之間
生命 就像一個不完美的問題
沒有可對應的完美答案

寂寞也好 難受也好 或多或少
只要記得將不安掃乾淨就好
特別寂寞的物種 特別擅長騙自己
騙自己一切都好 終將會好
騙久了 就弄假成真 這就是心
而相信久了 眼淚就不再會滴了

愛一個人 愛久了 酸的也甜了
漸漸糖化釀出一杯醉人的陽光
我的A.O.C 
妳等待的那份愛是熬過寒冬的Eiswein
遲了 卻更值得


*

想緊緊擁抱一個人 因為那人笑著卻令人心疼
想緊緊相扣一雙手 因為那肩膀挺的過於勉強
怎麼說 錯覺也好 就是覺得難關別過的那麼苦撐
就是每分每秒都在戀愛 時時刻刻都在更改
時光荏苒 而我還是只有一個最愛
那是種依賴 喜愛 快樂 愉悅
只想對那人流淚 但每當思及又會破涕
永遠 沒有寂寞的理由
這就是幸運

*

有人會懂 所以不怕他人不懂
有人會把自己的心黏起 所以才敢一次次地摔碎
有人會等 所以不怕迷路
有人希望你微笑 於是擦乾了淚
人渴望的 不就是一縷暖陽

If you have to smile to everyone 
那就將悲傷難受氣憤都交給我
只因這是我存在的意義
如果那就是妳 那麼這就是我
僅僅如此而已


*

也許真的是被逼著長大了 逼著學會許多事
學會了許多技能 發現騙自己的本能
日光下許多事耀眼的像灑了金粉
那是光陰施展的魔法
我只是什麼都會 什麼都不熟的小鼯鼠
專精的只有偷懶而已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_T 的頭像
G_T

殘翅之蝶

G_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