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熱愛我的倉鼠球 
我的倉鼠球不能容納太多人
我從不認為我能帶著我的倉鼠球與人相交
而我不想拋棄我的倉鼠球
為什麼 就憑著一句「合群」我就得走出倉鼠球
我才不管 我熱愛我的倉鼠球
憑什麼是我 要走出
為什麼我不能活在倉鼠球中
用我的方式去迎合
然後 這樣看著塑膠球外的世界 我就很幸福了
我想靠近時 會一步步滾近的
因此厭惡我的話 我也無話可說
請等等我
等不起的話 我也不介意放棄


*

東方似乎就像歷經風霜的長者
眼裡透著智慧 邁開的步伐沉穩如昔
一杖杖的蹣跚走著 積累經驗及文化
紮根的一切不容許挑戰 也不許一朝改變

西方似乎就像單純天真的嬰孩
臉頰透著光輝 無邪的笑容美化一切
遭遇失敗便重頭再來 毫無罣礙放眼現在
稚氣的快樂是最為殘忍 漫不在乎的踢著腳數拍子


*

靈魂是雙目裡的住客 而丑角的眼是崖邊木屋
偶然閃過的清澈及恆久的空寂總讓我不忍猝睹
一無所有的人 連蜘蛛絲都會當成希望
一再的碰撞 直到不再祈禱 不再渴求 也不再相信
徹底的成長 直到麻木不仁

*

最廉價又最無價的是真心的親吻
是春天的時光
是安慰的擁抱
是燦爛的微笑
每個人都有生命 卻不是每人長度及深度都相同
每個人距離成功都有距離 只是有人只需要抬起腳
而我還得自己造橋

*

我無法成為公主 但請讓我執劍同你並肩作戰

*

櫻瓣飄落荷池畔
金風稍來細雪花
當時光匆匆流逝 指尖什麼也留不住時...

*

種朵玫瑰
記錄各行星的人們
沒錯 大人都太忙了 忙到都忘記了
忘記蛇肚裡的大象
忘記紙箱中的小羊
忘記每個人眼裡的那顆星星 
所以我會想起你 在每個與你有關的風景裡 卻不會想見你

*

為什麼會那麼沒有真實感 時間
就這樣從書頁間 從樹蔭下 從河流旁
像在嘲笑人類的弱小及無力一般 炫耀自己的淵遠
只是不斷不斷的逼近時限
不斷不斷的將人推至崖邊
不知道究竟能做到些什麼 就憑自己
是因為我仍年少 仍看不清嗎
就這麼無知的晃盪過了十幾年 
過往及現今編織的出 是什麼樣的未來呢
最後 還是只能祈禱 什麼奇蹟發生嗎


*

那朵殘冬的紫丁香 
一抹淡香牽引著心跳 自基因中帶出孤寂
直至那朵虛妄之花也終將凋零 才發覺一切不過如幻一般
而那玄月的海冠花 
以那從不低頭的傲氣給予我勇氣 我另一種形式的思慕之情
掌心托著一朵忍冬 即便只能等待
但我不會忘記 窗邊那株薄雪草潔白的身影
相信有天 我能遇見陬月盛開的鳶尾花
給我稍來一瓣梨花瓣


*

魔王 就是個魔王 毫無疑問的毫無理由的就是應該被恨
因為當描述的太過詳盡太過細膩時 該被痛恨的就成了勇者
如果你無法擔負起魔王的傷 那又有什麼資格去為他人的失去負責
說著什麼都交給我吧 然後執劍討伐 不就是自我滿足罷了嗎
 
*

要到多了解 才算是真相呢
事實上 越了解 越深入
才越無法輕率定論
所有的事 都並非那麼一面倒的啊
就像所有的問題 並不一定有答案
所以 不要太過於苛求了 對所有的一切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_T 的頭像
G_T

殘翅之蝶

G_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